怀化文声汽配有限公司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放眼全球,运营商NFC近场支付业务也是大面积退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11-06 10:29

    在这股热潮中,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等等纷纷“趁热打铁”,谋取更大的市场空间,而在交通支付领域布局甚早的运营商NFC近场支付业务,在这股热潮中却是后劲不足。 发出这样感叹的不仅是上海市民,还有国内很多地方的用户,现在移动支付已经深入渗透进交通出行领域。
 
    上海磁悬浮列车乘客们需要下载指定的App,开通“乘车功能”,在站台闸机相应区域进行扫码,就能完成购票支付并通过闸机。据了解,这一次上海地铁方面引入了支付宝、银联两家作为后台支付渠道支持,有支付宝渠道快速购票进出站和以银联渠道快速购票进出站两种方式。
 
    交通出行是典型的小额高频场景,尤其是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行业,线下流量巨大,正成为移动支付各方着力发展的重要场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正在“跑马圈地”。
 
    相比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银联的支付方式更加多样化,包括银联手机闪付、银联二维码支付、银联IC卡闪付。在无锡地铁、福州地铁,使用的是银联行业规范的二维码,乘客乘坐地铁时打开App,扫一扫二维码即可过闸,费用从银联卡或充值账户中自动扣除。在济南等地的公交车上,乘客可以使用带有闪付标识的银联IC卡,直接刷卡支付。今年9月底,银联手机闪付在广州地铁上线,乘客不用解锁手机,甚至不用打开App,直接刷手机就能进场。据了解,广州地铁银联闪付日交易笔数已突破20万笔。而在G1“复兴号”京沪高铁等10条高铁线路上,实现了包括银联手机闪付、银联二维码支付、银联IC卡闪付在内的全系列支付方式受理。
 
    在交通出行支付领域,除了微信支付、支付宝这两大互联网势力之外,还有一股重要势力不可忽视,那就是银联方面。
 
    今年4月以来,银联在国内不少城市与当地的公交或地铁公司达成合作,呈现加速扩张之势。在地铁方面,银联与无锡地铁、广州地铁、福州地铁达成合作。而在公交方面,银联支付先后在济南、杭州、青岛、宁波、常熟、武汉等处落地。另外,在高铁、机场等场所,银联支付现在扩张的也较为迅速。除了上海,北京地铁方面也引入了扫码支付的方式。今年9月北京地铁方面宣布,地铁机场线率先实现刷二维码进出站,乘客可通过使用指定的App,直接刷手机二维码进站乘车,预计到明年一季度该功能可全面覆盖北京所有地铁站点。在这背后,依然可见支付宝的身影,乘客可通过支付宝完成实名授权,并开通免密支付,之后就能扫码进出站。另外,目前支付宝还在杭州、武汉、南京等十余个城市开通了扫码乘车服务。
 
    当然,微信支付也不甘人后。腾讯为此推出了“腾讯乘车码”小程序,乘客用微信打开它,会生产二维码,然后将二维码对着扫码器,扫一下后就能完成支付。目前,“腾讯乘车码”可以在广州、合肥、青岛、济南、莱芜、淄博、驻马店等地使用。今年9月,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就在安徽合肥的街头上,体验了一把“扫码乘车”服务。
 
    “我们也想跟对方谈,但是现在还没有顺畅地对接上,感觉对方对我们不是很在意。”谈起上海地铁方面在磁悬浮列车上开通扫码支付以及后续覆盖地铁全线的消息,当地一位运营商人士说道。
 
    实际上,运营商在NFC近场支付领域布局很早,尤其是交通出行方面,被视作不错的切入点和突破口。早在3G时代,一些地方运营商就推出了NFC手机交通卡业务。虽然起步很早,但是现在运营商的NFC近场支付业务发展得并不尽如人意。
 
    “集团公司前些年对NFC业务发展是挺重视的,不但成立了项目组,而且通过集采的方式来推动支持NFC功能的UIM卡和NFC手机的发展。但是,后来不了了之,也不做硬性要求。”上述运营商人士表示。在他看来,导致运营商NFC手机交通卡业务发展不尽如人意的因素有很多,最为重要的一点在于,整个产业链太长,涉及的环节很多,比如通信运营商、手机终端厂商、银联、公交部门等等,“大家都想成为主导,但是又没有足够的掌控力。比如运营商,仅仅是在UIM卡这个环节有足够掌控力,但是在其他环节话语权不够。其他厂商完全可以绕过运营商来做NFC近场支付业务,如现在一些手机厂商各自推出的Pay服务。”上述人士表示。产业链缺乏强有力的领导者、各方缺乏协同配合,导致NFC近场支付近年来发展缓慢。
 
    上述运营商人士的观点得到宫旻(化名)的认可,他是深圳一家手机厂商的技术工程师。“前两年NFC手机很火,但是现在手机厂商对这方面已经不热衷了,很多手机都没有配置NFC功能。现在大家关注的焦点是全面屏、屏下指纹识别等新热点。”
 
    导致这种状况出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配置NFC模块会大幅提升手机成本,“实际上,成本提升是很小的。关键还是因为‘三个和尚没水吃’,整个产业链有很多环节,但是没有真正的主导者。”
 
    现在随着微信支付、支付宝的深度介入,用户规模越来越大,宫旻认为运营商NFC支付业务再想要在交通出行领域有所斩获,难度比以前大很多。“我在深圳也用过手机NFC业务,但是到了广州就不行,不兼容。而像微信支付刷公交卡,在广州也可以用,在深圳也可以用,我觉得很方便。”
 
    放眼全球,运营商NFC近场支付业务也是大面积退守。今年初,德国电信关闭了基于SIM卡的NFC服务“我的钱包(MyWallet)”,原因是用户使用情况不佳。几年前,AT&T、T-Mobile和Verizon这三家美国运营商组建了合资公司来发展NFC业务,到了2015年则全面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