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文声汽配有限公司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未来微信有八九亿的流量值得挖掘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12-03 09:21

    11月28日,多家支付公司收到来自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的一封邮件,显示将于近期对现有代收付业务服务范围进行调整,其中非公益类、公用事业类商户及收款账户开户行(代收)、付款账户开户行(代付)不在深圳地区的商户将于12月7日起统一进行关停操作。
 
    在京举行的全球移动营销峰会一个分论坛上,阿里云数字营销业务总监陆震洧好几次推荐在场人士尝试钉钉及云栖社区,此前话题是,多位台上嘉宾表示遗憾,各生态巨头间数据未打通,以及,阿里社交数据的相对缺失。
 
    “社交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还请多用钉钉。”会后,陆震洧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钉钉是阿里旗下的一款智能移动办公平台。
 
    阿里社交场景流量相对弱势的另一面,是老对手腾讯、京东再联手,打得就是社交流量与购物场景间联通。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商城前台产品研发部负责人黎科峰说:“未来微信还有八九亿的流量值得挖掘。”
 
    据京东方面透露,京东和腾讯的合作,在2015年就开始起步,双方都是SVP级以上的高管在开会讨论。数据显示,两年来,“京腾计划”合作总项目数量达到409个,复投项目数达250个,复投率61%。
 
    “阿里、腾讯看似在营销板块、电商板块、社交板块竞争,实则背后是生态博弈,谁贯穿的场景越多,生态就越完整,未来可能性也越多。谋求精准的大数据,才是各家竞争实质。”有行业高管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
 
    导流很快有了成果。于京东,实现了双十一业绩大增,下单金额突破127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0%,于腾讯,则是高盈利。腾讯控股三季报显示,网络广告业务2017年第三季的收入同比增长48%至人民币110.42亿元,在上述业务中,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同比增长63%至人民币69.20亿元,主要反映来自微信及其他移动端应用的广告收入增长。腾讯方面在财报中直言,就社交及其他广告而言,微信平台、应用宝及广告联盟是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京腾计划”合作主要业务落地,就是朋友圈广告。
 
    微信小程序方面,双方均在力推。黎科峰向记者介绍,“京商城”实质上,是给已入驻到京东的商家建立一个小商城程序在微信上运营,线上线下打通,商家可以直接与京东商城在商品、库存等方面联通,享受代运营、全域电商服务。“轻商城”针对未入驻京东商城商户,京东为其提供交易、营销、物流等零售基础设施服务。
 
    落子小程序,目的还是收割微信流量。“未来微信有八九亿的流量值得挖掘,所以京东更愿意做聚焦的事情,大流量在小程序上,未来重点也在小程序场景。”黎科峰说。
 
    业内普遍认为,京东、腾讯合作的商业基础,建立在社交流量入口,合作更近一步基础,则是资本关系。
 
    2014年3月,腾讯以2.15亿美金入股京东,同时,将旗下拍拍、C2C、QQ 网购等转移予以京东。
 
    有京东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直言,两家合作,实质上是打通社交与网购两大场景,“社交是我们的优势,应该挖掘出来。”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亦分析,腾讯有社交流量优势,也想进军零售市场,但自身做得不好(拍拍网严重亏损),而京东需要流量,还需要腾讯资源背书,且自身零售板块能力确实很强,这构成了双方合作的基本逻辑。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京东、腾讯的联盟,暗合了巨头生态圈下,流量打通的趋势。“京腾计划”诚意满满,但也不乏缝隙。有“京腾无界零售”方案客户就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两家在数据流通上,也存在一些不同看法,譬如,京东的购物数据就未完全向腾讯开放。“对于购物数据,京东看得比较紧,对腾讯都有所保留,在跟今日头条、网易、搜狗等的合作中就更是如此。当然,数据是京东的核心竞争力。”他说。他还认为,大战刚起,渐近高潮。“大数据运用,前几年是概念,今年实际落地,随后,将打得很惨。”
 
    京腾联盟与阿里帝国
 
    京东与腾讯的合作,主要集中在营销(导入社交流量)及小程序方面,客观上,还是重在从腾讯引流。
 
    一大方面是会员权益互通,主要是品牌方、京东、腾讯三方会员打通,但目前并未看到有较大落地成果。
 
    京东集团副总裁、市场营销部负责人门继鹏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披露,“京腾计划”从模式上并不直接结算。他称,“品牌商出钱购买媒体广告,腾讯收媒体费用,同时,广告直接导流到京东,京东就按照正常交易获益。导流之后在京东商城上卖,京东一样会赚钱。”
 
    路径都是相似的。京腾联盟,落脚点在营销,阿里亦有此打算,讲得是“全域营销”的故事。
 
    阿里巴巴CMO兼阿里妈妈总裁董本洪此前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目前,阿里正力推“Uni Market-ing全域营销”。
 
    他认为,“全域营销”的核心价值就是帮助品牌方找到前后两者之间的营销逻辑和计算。“最终我们会发现,这不仅能够指导品牌的营销投放,更能让消费者的行为数据进一步影响和倒逼品牌商做出更有利于市场的改变。而数据越充分,模型计算就越精准,整个传导机制也变得更为直接有效。”
 
    这些只是在前台,后台是阿里的云生意,阿里云推出数字营销解决方案,其业务应用场景包括,为中大型媒体提供自建营销系统服务,为推广方代理商搭建投放系统。“我们主要基于大数据,做后台基础框架架构,出于对客户保密原因,相关数据目前无法透露。”阿里云大数据高级架构师仇冰雪介绍。    12月1日起,微信正式开始对用户的信用卡还款业务进行收费。按照其此前披露的收费方式,每个自然月累计还款额超出5000元的部分按0.1%进行收费(最低0.1元),不超过5000元的部分仍然免费。
 
    特别值得提醒的是,代扣服务本身不一定拘泥于银行卡,也可以是银行虚拟账户等,代扣服务分为对公代扣、对私代扣两类。相较于银联只能对私扣款的功能,集中代收付中心的代扣接口功能似乎更为强大。在拥有协议书的情况下,需要商户发起的扣款指令要素只有卡号(必送),姓名、证件号、手机号(可选)等,并不包括密码和其他验证要素。
 
    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此前代收付业务有三种玩法:
 
    天眼查显示,这家“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正是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深金结”)的下辖机构。这家不为大众所熟知的机构所发送的邮件,可能是微信支付信用卡还款业务收费背后的真正原因。
 
    经济观察报从多位支付人士处了解到,关停代收付通道的并非仅仅只有深金结,全国各地央行分支行的集中代收付系统都在陆续关停。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其与深金结方面沟通的结论是“12月7号关一批,12月21日再关一批”。而除此以外,其他代扣通道“基本上也是今天关一家明天关一家的节奏,年底之前应该都会整治完”。
 
    时隔半年,靴子终于落地。“财付通之前使用的通道,除了深金结,还有天津、陕西、山西央行分支行的集中代收付通道,这些通道一停,成本立刻就上去了。”一位银行系清算中心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代扣江湖临时生变,考验的是各家支付机构的金融通道能力,而之所以微信还信用卡开始收费,支付宝还没开始收,区别就在于此,“财付通之前是做游戏点卡起家,随着微信支付的发展规模才逐渐壮大起来,从金融通道能力来论,确实不敌支付宝,支付宝有300多个金融BD(地推人员),一个人搞定2家银行,直联网络基本覆盖全国。但是长期来看,直联这个事情也不能长久,所以以后到底怎样,还不好说”。
 
    长远来看,银联和网联可能会成为支付机构们仅有的两个选择。邮件内容显示,关停相应代收付业务的原因,在于“代收付业务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各银行均加强了渠道管理,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强小额支付系统集中代收付业务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银办发[2017]110号,下文简称‘110号文’)的相关要求”所做出的决定。
 
    今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内部发布了110号文,明确了集中代收付中心将严禁向公用事业类和公益类以外的其他机构提供代收付服务,对于已为其他机构提供代收付服务的集中代收付中心要求断开,并提出了2017年12月31日的大限之期。
 
    一位接近银联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确认,“财付通在银联是有交易量的,目前为止就支付宝没有”。
 
    就全国而言,此前各集中代收付中心到底涉及多少灰色产业规模,是一个难以量化的数字。但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全国而言,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的接口规模相对较大。
 
    经济观察报从公开资料中查询获悉,该公司董事长曲显斌此前担任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支付结算处处长。通过天眼查,经济观察报同时发现,该公司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融电子结算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深圳市快付通金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快付通”)20%的股份,快付通是一家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上述人士评价,以后各家集中代收付中心就回归同城结算的功能以及一些不收费的公益类代扣,各家集中代收付中心可能会面临收入的骤减,基本归零。他说:“深金结或许因为快付通的股权带来一些收入,但未来整体收入锐减已成定势,前景如何,依旧迷茫。”
 
    代扣“法外江湖”即将消失
 
    而提及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则不得不提一家名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的企业。公开资料显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成立于1995年12月,是经人民银行总行批准,由13家银行发起共同设立的专业跨行支付清算机构,2014年由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更名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这家企业的存在是因为一些历史问题,为了解决同城结算的问题而设置的。”深圳当地一位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
 
    在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看来,110号文与217号文,均是央行针对支付市场乱象的规范举措不断立体化的过程。
 
    集中代收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业务?顾名思义,该业务上分为两块,对消费者的代扣和对商户的代收。而事实上,对于该项业务,业内有一个更直白简洁的称呼,谓之“代扣”——基于持卡人与商户签订的业务委托协议,授权商户向持卡人指定账户发起并完成指定款项扣钱的业务,不需要持卡人再次确认和输入密码,甚至在每一次扣款时,无需再度提醒持卡人。
 
    一、支付机构可以一家家谈银行,但这种做法存在一个致命缺陷,根据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连接多家银行系统,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然而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支付机构而言,与银行单点连接做代扣业务,效率太低,难成气候。而这个模式的可持续性已经很有限,趋势来看,未来将会被网联统一收编”。在京举行的全球移动营销峰会一个分论坛上,阿里云数字营销业务总监陆震洧好几次推荐在场人士尝试钉钉及云栖社区,此前话题是,多位台上嘉宾表示遗憾,各生态巨头间数据未打通,以及,阿里社交数据的相对缺失。
 
    “社交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还请多用钉钉。”会后,陆震洧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钉钉是阿里旗下的一款智能移动办公平台。
 
    阿里社交场景流量相对弱势的另一面,是老对手腾讯、京东再联手,打得就是社交流量与购物场景间联通。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商城前台产品研发部负责人黎科峰说:“未来微信还有八九亿的流量值得挖掘。”
 
    据京东方面透露,京东和腾讯的合作,在2015年就开始起步,双方都是SVP级以上的高管在开会讨论。数据显示,两年来,“京腾计划”合作总项目数量达到409个,复投项目数达250个,复投率61%。
 
    “阿里、腾讯看似在营销板块、电商板块、社交板块竞争,实则背后是生态博弈,谁贯穿的场景越多,生态就越完整,未来可能性也越多。谋求精准的大数据,才是各家竞争实质。”有行业高管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
 
    他还认为,大战刚起,渐近高潮。“大数据运用,前几年是概念,今年实际落地,随后,将打得很惨。”
 
    京腾联盟与阿里帝国
 
    京东与腾讯的合作,主要集中在营销(导入社交流量)及小程序方面,客观上,还是重在从腾讯引流。
 
    一大方面是会员权益互通,主要是品牌方、京东、腾讯三方会员打通,但目前并未看到有较大落地成果。
 
    京东集团副总裁、市场营销部负责人门继鹏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披露,“京腾计划”从模式上并不直接结算。他称,“品牌商出钱购买媒体广告,腾讯收媒体费用,同时,广告直接导流到京东,京东就按照正常交易获益。导流之后在京东商城上卖,京东一样会赚钱。”
 
    导流很快有了成果。于京东,实现了双十一业绩大增,下单金额突破127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0%,于腾讯,则是高盈利。腾讯控股三季报显示,网络广告业务2017年第三季的收入同比增长48%至人民币110.42亿元,在上述业务中,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同比增长63%至人民币69.20亿元,主要反映来自微信及其他移动端应用的广告收入增长。腾讯方面在财报中直言,就社交及其他广告而言,微信平台、应用宝及广告联盟是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京腾计划”合作主要业务落地,就是朋友圈广告。
 
    微信小程序方面,双方均在力推。黎科峰向记者介绍,“京商城”实质上,是给已入驻到京东的商家建立一个小商城程序在微信上运营,线上线下打通,商家可以直接与京东商城在商品、库存等方面联通,享受代运营、全域电商服务。“轻商城”针对未入驻京东商城商户,京东为其提供交易、营销、物流等零售基础设施服务。
 
    落子小程序,目的还是收割微信流量。“未来微信有八九亿的流量值得挖掘,所以京东更愿意做聚焦的事情,大流量在小程序上,未来重点也在小程序场景。”黎科峰说。
 
    业内普遍认为,京东、腾讯合作的商业基础,建立在社交流量入口,合作更近一步基础,则是资本关系。
 
    2014年3月,腾讯以2.15亿美金入股京东,同时,将旗下拍拍、C2C、QQ 网购等转移予以京东。
 
    有京东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直言,两家合作,实质上是打通社交与网购两大场景,“社交是我们的优势,应该挖掘出来。”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亦分析,腾讯有社交流量优势,也想进军零售市场,但自身做得不好(拍拍网严重亏损),而京东需要流量,还需要腾讯资源背书,且自身零售板块能力确实很强,这构成了双方合作的基本逻辑。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京东、腾讯的联盟,暗合了巨头生态圈下,流量打通的趋势。“京腾计划”诚意满满,但也不乏缝隙。有“京腾无界零售”方案客户就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两家在数据流通上,也存在一些不同看法,譬如,京东的购物数据就未完全向腾讯开放。“对于购物数据,京东看得比较紧,对腾讯都有所保留,在跟今日头条、网易、搜狗等的合作中就更是如此。当然,数据是京东的核心竞争力。”他说。
 
    路径都是相似的。京腾联盟,落脚点在营销,阿里亦有此打算,讲得是“全域营销”的故事。
 
    阿里巴巴CMO兼阿里妈妈总裁董本洪此前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目前,阿里正力推“Uni Market-ing全域营销”。
 
    他认为,“全域营销”的核心价值就是帮助品牌方找到前后两者之间的营销逻辑和计算。“最终我们会发现,这不仅能够指导品牌的营销投放,更能让消费者的行为数据进一步影响和倒逼品牌商做出更有利于市场的改变。而数据越充分,模型计算就越精准,整个传导机制也变得更为直接有效。”
 
    这些只是在前台,后台是阿里的云生意,阿里云推出数字营销解决方案,其业务应用场景包括,为中大型媒体提供自建营销系统服务,为推广方代理商搭建投放系统。“我们主要基于大数据,做后台基础框架架构,出于对客户保密原因,相关数据目前无法透露。”阿里云大数据高级架构师仇冰雪介绍。    12月1日起,微信正式开始对用户的信用卡还款业务进行收费。按照其此前披露的收费方式,每个自然月累计还款额超出5000元的部分按0.1%进行收费(最低0.1元),不超过5000元的部分仍然免费。
 
    特别值得提醒的是,代扣服务本身不一定拘泥于银行卡,也可以是银行虚拟账户等,代扣服务分为对公代扣、对私代扣两类。相较于银联只能对私扣款的功能,集中代收付中心的代扣接口功能似乎更为强大。在拥有协议书的情况下,需要商户发起的扣款指令要素只有卡号(必送),姓名、证件号、手机号(可选)等,并不包括密码和其他验证要素。
 
    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此前代收付业务有三种玩法:
 
    11月28日,多家支付公司收到来自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的一封邮件,显示将于近期对现有代收付业务服务范围进行调整,其中非公益类、公用事业类商户及收款账户开户行(代收)、付款账户开户行(代付)不在深圳地区的商户将于12月7日起统一进行关停操作。
 
    天眼查显示,这家“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正是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深金结”)的下辖机构。这家不为大众所熟知的机构所发送的邮件,可能是微信支付信用卡还款业务收费背后的真正原因。
 
    经济观察报从多位支付人士处了解到,关停代收付通道的并非仅仅只有深金结,全国各地央行分支行的集中代收付系统都在陆续关停。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其与深金结方面沟通的结论是“12月7号关一批,12月21日再关一批”。而除此以外,其他代扣通道“基本上也是今天关一家明天关一家的节奏,年底之前应该都会整治完”。
 
    时隔半年,靴子终于落地。“财付通之前使用的通道,除了深金结,还有天津、陕西、山西央行分支行的集中代收付通道,这些通道一停,成本立刻就上去了。”一位银行系清算中心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代扣江湖临时生变,考验的是各家支付机构的金融通道能力,而之所以微信还信用卡开始收费,支付宝还没开始收,区别就在于此,“财付通之前是做游戏点卡起家,随着微信支付的发展规模才逐渐壮大起来,从金融通道能力来论,确实不敌支付宝,支付宝有300多个金融BD(地推人员),一个人搞定2家银行,直联网络基本覆盖全国。但是长期来看,直联这个事情也不能长久,所以以后到底怎样,还不好说”。
 
    长远来看,银联和网联可能会成为支付机构们仅有的两个选择。邮件内容显示,关停相应代收付业务的原因,在于“代收付业务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各银行均加强了渠道管理,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强小额支付系统集中代收付业务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银办发[2017]110号,下文简称‘110号文’)的相关要求”所做出的决定。
 
    今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内部发布了110号文,明确了集中代收付中心将严禁向公用事业类和公益类以外的其他机构提供代收付服务,对于已为其他机构提供代收付服务的集中代收付中心要求断开,并提出了2017年12月31日的大限之期。
 
    一位接近银联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确认,“财付通在银联是有交易量的,目前为止就支付宝没有”。
 
    就全国而言,此前各集中代收付中心到底涉及多少灰色产业规模,是一个难以量化的数字。但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全国而言,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的接口规模相对较大。
 
    经济观察报从公开资料中查询获悉,该公司董事长曲显斌此前担任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支付结算处处长。通过天眼查,经济观察报同时发现,该公司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融电子结算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深圳市快付通金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快付通”)20%的股份,快付通是一家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上述人士评价,以后各家集中代收付中心就回归同城结算的功能以及一些不收费的公益类代扣,各家集中代收付中心可能会面临收入的骤减,基本归零。他说:“深金结或许因为快付通的股权带来一些收入,但未来整体收入锐减已成定势,前景如何,依旧迷茫。”
 
    代扣“法外江湖”即将消失
 
    而提及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则不得不提一家名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的企业。公开资料显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成立于1995年12月,是经人民银行总行批准,由13家银行发起共同设立的专业跨行支付清算机构,2014年由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更名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这家企业的存在是因为一些历史问题,为了解决同城结算的问题而设置的。”深圳当地一位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
 
    在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看来,110号文与217号文,均是央行针对支付市场乱象的规范举措不断立体化的过程。
 
    集中代收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业务?顾名思义,该业务上分为两块,对消费者的代扣和对商户的代收。而事实上,对于该项业务,业内有一个更直白简洁的称呼,谓之“代扣”——基于持卡人与商户签订的业务委托协议,授权商户向持卡人指定账户发起并完成指定款项扣钱的业务,不需要持卡人再次确认和输入密码,甚至在每一次扣款时,无需再度提醒持卡人。
 
    一、支付机构可以一家家谈银行,但这种做法存在一个致命缺陷,根据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连接多家银行系统,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然而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支付机构而言,与银行单点连接做代扣业务,效率太低,难成气候。而这个模式的可持续性已经很有限,趋势来看,未来将会被网联统一收编”。